2008年4月19日 星期六

也談甘泉

波蘿游作為小小企的小founder之一,深明創業危機處處,而首兩年更是高危期,大部份新公司都無法渡過。商管課程都喜歡分析公司的成功經驗,但我覺得別人的失敗經驗,才是更寶貴的知識。

甘泉航空失敗個案,媒體有不少分析及討論。其中以鄭大班昨天在信報的文章,分析最為廣泛,亦招來不少討論。大班在文章中羅列不少營運數據,絕非外人可以推測出來。大班及黃子欣是老友,亦同是未來AM台的股東,黃作為甘泉第二大股東,而大班又有航運經驗(實情只是港機的維修經驗),在過去水深火熱的年半中,黃必定有請教大班,是否值得繼續注資營運甘泉,過程中亦必提及不少數據,所以大班文中的分析數字,只能看作事後孔明。

大班認為甘泉失敗主因是由外行領導,這說法有點片面,股東們雖是外行人士,但行政總裁苗禮士是港龍創辦人之一,有豐富航運經驗。大班說甘泉營運長途航班,並非主要問題,反之選錯航線,才是重大錯誤。例如,他指出來往倫敦的航空公司及航班次數,遠多於飛往紐約的,前者競爭激烈,廉航應選後者。

我對此意見不甚贊同,競爭激烈與否,不應單看班次數目,因為班次眾多可能只反映旅客眾多,商機處處。競爭激烈與否,應考慮航班載客率,航班平均收費及估計毛利。而且,廉價航行對象,必定是對價格非常敏感,需求十分彈性的客戶,例如學生、回鄉、旅遊人士等,很多都是幾個月前已經訂好機票的。往返倫敦的乘客不少都是此類人士,而到紐約的則多為對價格並不敏感,而又隨時要改動時間的商務乘客。如果以廉價長途航程而論,我認為飛返倫敦,比起飛返紐約更有潛力。

至於成立廉價航空,短線是否比起長線更易生存呢?我認為考慮因素眾多,不能一概而論。美國短線成功經驗,主要因為有大量內需乘客,而內陸機的監管及經營條例比較寬鬆,提供更多營運空間。但如以香港為基地的短線廉航,必以飛往亞洲為主(假設國內不歡迎新來競爭),即變成國際航線,其他國家必定盡力保衛本地航空公司,處處加上關卡,情況有異於美國內陸航線。歸根究底,廉航要成功,必須找尋需求彈性較高的航線,並可以減少相對著地時間,令有限的飛機資源可以物盡其用。

廉價航空必須減低成本,包括資本開支及營運開支,才可低價吸客。甘泉規模小,無規模效益,每名乘客的資本開支,必高於國泰等。而營運開支則以員工及機油為主,過去兩年油價暴升數倍,令甘泉營運開支大增,欠缺天時,除非有百億資金唔怕蝕,否則不管甚麼營運模式,結果都是神仙難救。


做生意的成功與否,永遠都是決定於:

天時、地利及人和(能力)
(排名不分先後)。








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

火炬傳送預習

每次煲呔會見領導人,都必然恭恭敬敬,拿出小拍子簿做筆記,十足十打工仔見大老闆既情況。波蘿游實在唔明,煲呔已經督定做到2012,雖然唔係富豪,但都唔駛擔心兩餐,應該領導人驚佢劈砲,多過佢驚被領導炒魷,咁仲駛唔駛每次都咁卑微,話晒都係國際大城市既市長,小弟實在唔明,唔通中國人真係有奴性基因。

上次煲呔面聖,亞爺特別強調特區政府要幫手攪好奧運,睇黎俾左煲呔唔少壓力,再下壓到政府官員,令官員騰雞,好多事都攪到不知所謂。就好似前文提過既火炬手名單,就為分餅仔,攪到要有百二人參加,大部份係政客及商家,根本就係將政治同奧運捆縛,有違亞爺既立場。

為要安排咁多人都可以參加火炬傳送,令到行程非常緊密,政府為測試運送路線時間及流程,要係明日實地實時進行預習,到時會有大規模封路,估計對交通及市民會做成極大不便。波蘿游覺得特區官員,可能已經有少少思覺失調,驚死攪唔好奧運,會俾老細詐型,好多野都但求有做,而唔理實際效果。好似今次預習,我認為實在白痴建議,究竟官員有冇用腦諗過,呢個預習是否可以反映多少現實,又犧牲多少市民利益。

呢個預習會實地實時進行,政府認為可以反映5月2日正式舉行時既實際情況,包括所需時間,以作評估流程及部署。但我認為今次預習根本與現實不符,夾硬去做,只會擾民,原因如下:

1. 跑手 - 預習全程會徵用一般跑手,但現實就有三份之二係政客及商家,有不少大肚腩及老人家。請問有邊個知曾憲梓及范徐麗泰手持火炬的跑步速度,要完成二百米要幾多時間,我相信佢地自己都唔知(其實好多非田徑運動員都唔知)。另外,途中會否有要爭出風頭的跑手,故意慢跑或停低,讓傳媒拍照。咁多變數之下,個預習時間有乜野代表性?

2. 途人 - 預習唔會有多少觀眾。但正式舉行當日,沿途會有大量受僱及自願啦啦隊、藝人跑手D受僱及自願fans、駐足的市民觀眾、爭搶好位的傳媒,佢地對跑手都會有或多或少的阻礙,預習係完全冇反映到。

3. 抗議或突發事情 –正式舉行當日,除了會有抗議人士可能從中騷擾及拖慢進程之外,還可能有其他突發事情,都會對流程做成重大影響。

我認為有鑒於以上變數,預習變得毫無意義,但就勞民傷財。今次根本就唔駛預習,只要用保守的跑步及交接時間作為安排基礎。例如,如果有六小時的流程,就用最保守計算基礎,以四小時完成為目標,並安排最後半小時途經最多途人的地方,如果當時進度理想,不妨在末段稍為減慢,並以嘉年華會式進行,務求與民同樂,咁就唔駛攪到大家都疲於奔命。但我估計政府可能要分好餅仔,例如政客及商家都要求有足夠show time,咁就只能怨政府冇做到強政勵治,攪到自己甩轆,就唔怪得人。

另一話題: 梁振英除左日前提早抽水,承認有份傳火炬外,昨日又高調批評政府「工資保障
運動」唔成功,贊成政府就最低工資立法,目的當然係為左討好基層市民,抽政府水,增加自己民望,為參選特首鋪路。

首先,運動成功與否,政府還在檢討當中,梁振英的一番話,明顯與政府口徑相反,波蘿游有兩大疑問:

a) 行政會議有否討論呢個問題,是否已有打算立法,如果有的話,是否等於梁某違反行政會議的「集體保密協議」,事先張揚政府決定

b)如果行政會議冇討論過呢個問題,但梁某昨天言論,明顯是衝著政府而來,與政府立場違背,梁某是否違反行政會議的「集體負責制」,即成員對外意見必須與政府一致。

請特首明察,請市民明鑒。







2008年4月15日 星期二

醫療融資系列 (五)老人醫療知多少

對於好多年青Blog友來講,老人醫療可能是冇雷公咁遠既事,但如果你有長輩已到花甲之年,而佢地又冇儲足彈藥,你就變得責無旁貸。根據醫管局06-07年報,每名老人(65歲以上)的公共醫療支出是每年$16,000,以平均壽命82歲計算,則整個老人階段要用上27萬元。記住27萬元只是平均數,如果你運氣較差的話,隨時要用上五六十萬元,而且呢個係政府支出,如果幫襯私家醫院,參考我前文分析,咁就150萬都冇得剩。

要應付上面既開支,除非係小數富貴退休中產,否則冇可能負擔得起。就算係富貴老人而有足夠儲備,恐怕都寧願留番俾兒孫,唔肯拎出來俾醫院。最後會點?當然都係公營醫院負責,提供幾乎免費既醫療,納稅人付鈔。根據統計處
市民健康調查,會光顧私家醫院的老人恐怕不超過5%。所以政府的融資方案,是希望收入中上〈$10k〉的在職人士(約佔該批年齡人口三份之一),能早作準備,老了能夠自己負擔醫療開支。即係政府希望佢地依靠自己的比率,會由現在的5%,增加到將來的33%,但政府依然要大幅增加開支,去應付其他三份之二的老年人口,比起現在的醫療服務及床位需求,大約還要增加30-40%,咁將來就要辛苦而家未到三十歲班後生仔喇。

要準備老年醫療支出,當然要早作準備,例如預先儲錢,或者買保險。但正如上面所講,健康充滿變數,醫療支出亦可升可跌。除非係富貴中產,否則單靠儲錢,唔保證實夠錢醫。而且中年變成老年,入息亦變成零,除非資深審查,否則就算是富貴中產,一樣大條道理搵政府醫院。如果真係要資產審查,為左慳番幾十萬,富貴中產亦可以將資產轉移俾下一代,然後向政府求救。

因此,買保險變成唯一可行之法。既然買保險可以解決,點解而家只有5%的老人光顧私家醫院?原因很簡單,根據統計處調查,原來只有2%的老人有買醫療保險。老人醫療保費貴到飛起,就算好人好姐,一年閒閒地要兩三萬。如果你有例牌的老人病,就可能多多保費都冇商量。最後情況就係,2%最fit既老人就買醫療保險,其他就等公營醫院解決。所以如果以現在自願保險的方法,去應付將來老人醫療,相信大部份人(98%)只會顧及在職時期,而不會預先多付數倍保費,去為老年期打算。

要有效將老人醫療保費減低,只有通過強制性保險,令中上收入的在職人士,趁早鎖定一生的基本醫療保險,然後通過全民分散風險,統一基本保障條款以增加業界競爭,令保費下調。亦只有這樣做法,才可避免不獲受保者轉投公營。當然,基本的保險只是例牌常餐,市民可以因應需要、能力及收費,付上額外保費,增加保障範圍。




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

特區奧運政治化

基於大陸一向的人權狀況,各地「反華」勢力,都趁著北京舉行奧運前夕,將搶奪奧運火炬,變成了奧運的前奏項目,而中方代表的例牌反應,就強烈譴責外國政治勢力介入,企圖干預奧林匹克運動,將運動變得政治化。

其實很多體育項目裏面,都包含追逐及搶奪的,欖球就是其中表表者。隨著全球一體化,我相信將來不管是甚麼國家主辦奧運,搶奪奧運火炬勢必成為主要奧運前奏項目。有鑒於此,國際奧委會不妨考慮一下,將搶奪火炬行為正規化,變成一種奧運預賽,相信會令奧運項目更富娛樂性。

奧運火炬會於五月二日在本港傳送,屆時可能會有百幾人參與其中,而從坊間報導得知,似乎有不少政治人物都榜上有名,包括特首、梁振英、范除麗泰、田北俊等都在名單之列。次序可能是特首先跑第一段,再交給梁振英跑第二段,跟住再交給范除麗泰、等等,然後可能傳到第六十七棒,才交給奧運金牌得主李麗珊,可憐珊珊雖然代表港人奧運精神,卻已經呆等了六個鐘頭,接下來的黃金寶、李靜、高禮澤、等,就不知還要等多久了。直到最後一棒壓軸,估計會由特區奧委會代表霍震霆去領彩。

波蘿游認為特區奧委會今次的安排,嚴重違犯中央指令。叫政治人物參與火炬傳送,而他們背後又代表不同政治立場及利益,明顯是將政治滲入奧運項目之中,違反奧運精神。特區奧委會的安排,就好像要胡主席上星期點燃火炬後,不是立刻交予劉翔,而是自己先跑一段,然後交予溫總再跑一段,再交給習近平、李克強等等,輪到枝火炬都就快熄先交給劉翔。試想想如果中央真的如此安排,那是多麼難看,多麼幼稚的行為。

可笑我特區政治人物,為求彰顯身家地位,以求留名千古,竟然妄顧國家利益,公然將奧運政治化。雖然香港號稱國際大都會,與現代西方社會接軌,但某些政治人物還是抱著小農心態,試圖矮化本港的國際形像,更陷中央政府於不義,在下必須在此予以譴責,以正視聽。

我認為恰當的安排,是特首可以首先接過火炬,在不需起跑的情況下,於台上交予李麗珊,作為第一個手持火炬跑步傳送者,然後再交予其他運動員傳送,到最後一棒,才交回站於台上的霍震霆作為終結,中間不牽涉其他政治人物,才是合適的做法,亦不負中央所託。





2008年4月4日 星期五

中產惜福

寫左幾篇醫療融資,依然未入正題,去評論諮詢文件利弊,但就已經覺得有D悶。其實融資既野,一定係財富再分配,即係有能力既就俾多D,幫下D有需要人士,但點樣界定邊個係有能力,邊個要俾多D,及要俾多幾多,永遠係沒完沒了的爭論。

低下階層當然希望福利有增冇減,中產又會大喊錢就出左,但福利就冇我。咁究竟點先算係合理分配,邊個先係受益人,邊個先算係受損既中產,今日我就講下呢個話題,而波蘿游作為小商人,一切考慮都會由錢出發,計下港人一生的得失,就要將佢一生拎過既福利,再減去佢可以交既稅,就得出結果。

如果以「現價」粗略計算,一般港人成長期領取既福利包括:
a) 九年免費教育津貼,約三十萬元
b)如果有住公屋,二十年津貼,約二十萬元
c) 本地大專或大學津貼,約三十萬元
d)其他:公立醫院、治安及消防、馬路、文娛、掃街、等等,就暫時唔計住

一生下來,原來直接福利都有八十萬。如果要靠三十幾年工作交稅去還,每年都要交兩萬幾蚊稅,即相當於每個月有三萬蚊收入。但記住呢個三萬蚊係一世人的平均數,現時大學畢業生一般係三十歲前,都係平均月入萬幾,要六十歲時還清的話,在黃金30+歲的人工就要升到三萬幾了,而在40-60歲時就升到四五萬了。

以06年的在職港人月入統計,擁有學位人士的月入中位數是$19,500,即月入三萬以上的學位持有人恐怕未到四分之一。考慮以上數字,莫講話基層還唔清俾政府(更何況收入中位數以下的幾乎不用交稅),就算是大學畢業的中產,最終能以一生努力,而無負於社會的,可能唔到四分之一。

有人或會認為本港樓價高企,是政府高地價政策,因此中產置業,其地價成份,應看成是一種稅項。在下不同意這個觀點,要有地方安身,你可以選擇租樓而非買樓,因此買樓只算一種投資,冇人強迫閣下去做,你可以改為買股票,相信冇人會將買股票看作交稅。你或許認為樓價高企,令租金都高企,但實情是租金高低,係你為左享受方便或環境的選擇,好似你覺得太古城租金太貴,可以選擇東區的唐樓,交通方便無異,但租金就平了一半有多。

中產的定義向來十分模糊,而自稱中產的,又往往抱怨付出多過收獲。根據小弟以上計算,如果你一生平均月入三萬以下(如果將配偶都計埋,就變成五六萬的家庭收入),政府俾你的好處,多過你付出的。因此,就算政府要閣下多交一點稅,又或者甚麼融資稍稍減少左你的淨利益,也不要太計較吧。

如果你月入超過三萬,又或家庭月入超過五萬,那我恭喜你,我認為你先配叫做中產,並感謝你對社會的淨付出。我明白你有今日既成就,主要靠年青時努力讀書及工作,比朋輩付出更多的成果。但你又有否想過閣下高於常人的IQ及EQ,及個份努力不懈的意志力,都是上天賜予的恩物,如果你冇擁有呢D天賦優點,你又點可能有今日既成就。我想你在惜福及感恩之餘,亦可否多點貢獻社會,就好像蜘蛛俠的格言一樣: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,多交一點稅,多融一點資,飲少兩餐茶,對你而言,少意思吧。




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

醫療融資系列 (四)公營私營醫療對對碰

日前經濟日報引述保險公司調查,香港私營醫療費用之高,全球排行第二,僅次於因為醫療訴訟普遍而費用極高的美國。我先前粗略估算,都證實香港私家醫療費用高昂。今日細看政府醫療融資文件,一再證實我的看法,根據文件提及的04-05年數字:

1. 政府公營住院支出: 212億
2. 私營住院收費:57億
3. 公營及私營病床數目比例: 10:1

單看上面數字,就得出每張私營病床收費是公營2.7倍,如果再考慮04-05年時私家醫院仍未大旺,入住率應該只得60-70%,低於政府的數字(90%以上),一來一回,就計到私營實際收費是公營支出的三倍以上。

見到D咁既數字,波蘿游即時要向醫管局員工致敬,肯定一下佢地努力工作的成果,其中亦包括顧問醫生及高層。波蘿游感慨九七之後,好多港人都患上“憎人富貴嫌人貧”惡習。雖然醫管局過去十年,面對工作增加(人口及老人數目上升),但整體支出反而因效率提升而稍微下降,但卻經常遭人埋怨效率低,管理層人工高(實情係佢地人工低過私家做既同學好多),實在是批評者對市場一無所知。

另外,對於各位私家醫院及醫生們,我亦要大叫一聲,你地效率好低,更貼切係,你地食水都好深啊。但近年私家醫院病床都接近飽和,令你地失去減價動機,因為就算醫生願意減價增加客量,都冇足夠病床配合,最後當然係吊起來賣,賺盡一分一毫。雖然好多私家醫院都正在加建,但如果考慮到私營床位只佔全港的10%,而人口老化會令未來全港床位需求增加70%以上,就覺得現在的加建都係細眉細眼,就算將來成功融資有錢,香港都沒有床位,可能要返去大陸醫。

既然私營效率不彰,又要顧及將來醫療需要,政府可能要使出以下奇招:

1. 速建五六間(?)等同瑪麗規模的醫院,主要提供私家收費服務。選取優秀醫護,將工作量減少30%,以做到無需輪候,與優質私家服務體齊,收費以成本再加上30%利潤(其中10%作為員工花紅),估計到時收費都只係私家現在的一半,極有競爭力,足以迫使私家降價。

2. 興建耆英港,分唔同級數收費,做埋私家條水,給予私營壓力


3. 快速大量撥地,給私家競投起醫院,令佢地達到規模經濟效益,同時加大競爭,令私家市價下調


4. 與國內有水平醫院結盟,將其規範及提升服務水平,以增加私營醫療的供應量




如果唔解決供應問題,有錢醫都會冇訂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