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

加人工: 三之二

今時今日,全球一體化,好似我地既 competitors 就來自五湖四海,有陀地、來路及國產,為左要保持競爭力,「理論上」要走高增值路線。因此呢幾年香港地經濟轉型,D低技術〈低人工〉工種一就北移,一就供應太多〈大量新移民〉,變相亦擴闊人工差距。唔好話高檔行業同埋基層工作比較,人工可以相差幾倍至十幾倍,就算同樣係高技術行業,以同一年資及工種比較,有時亦可以相差幾倍。

以前得兩間大學,只有少數尖子有機會入讀,畢業之後工作,以相同工齡比較,佢地人工差距唔大。但以九七作為分水嶺,本地大學生產量急增,社會多左好多中產,可以負擔仔女到外國讀大學,其中外國名校畢業亦多左好多,大大拉闊畢業生水平的差異,往後就算同樣工作年資及性質,人工可以有好大分別。

個道理就好似以前只有2%入大學,佢地就可以得到最高報酬,而彼此數字上分別唔大。但相對而家有20%入大學,最終都係裡面10%可以得到最高報酬,其他的人工就逐漸向下擴散。就以而家同樣畢業十年的經理及專業人仕為例,因應大學、能力及際遇唔同,就算同一工種,一般高低可以差成兩三倍。

自己知自己事,我地小小企僱用既,都係市場上D二三流球員,呢點亦人工水平反映。有時我都唔係好明,敝小企點解有能力同其他大公司競爭,以二流職員,對抗人地既一流產品同埋人材。我有時都自我催眠,或者因為我呢個一流領隊,帶領班二流球員,踢出一流隊型,最後一樣有波贏。所以我有時發夢,都會諗下如果我帶呢班係一流球員,我地應該可以踢世界杯,隨時整間HK Google 出來。當然發夢都冇咁早,香港從事科技工程,好多時都靠外國軟硬件,就算本地公司到單job,都要外判俾D外國公司,變成香港公司只係做下管理工作,始終冇掌握核心技術,即係冇Michael Porter 成日講既 SCA。

對於中下游畢業生人工,我地行業以二千年為分水嶺,主要係科網熱催生及爆破,令到起薪點及每年增幅,都有好大分別,正正係同人唔同命,情況有D似政府既同工不同酬,都係以二千年分界。分別只在於政府工一般流動性低,流失始終唔算高,而我地小小企流動性就大好多。所以有路數既通常係二千年後入職個D,之前入職已經有唔錯人工,所以冇咁易走。而另外亦因為二千年後入職,主要係fresh graduate或只有兩三年經驗,市場容易負擔及吸納,真係要走容乜易。

為左穩定呢班最年青既才俊,最有效當然都係升職and加薪,尤其當佢地每次遞信,都話呢度有野學,不過就有好多大學loan未還,講心不如講金啦。所以佢地%加幅當然高過D老鬼好多,好似高增長股票咁,先至可以追貼市場。我今次個全體人工review報告(實質一張spreadsheet,以主觀印象俾分),都會好似MPF咁,分成保守及進取兩種。保守就同保本基金增長%差唔多,而進取型就真係好進取,最少十幾%先有得傾,希望可以留番一個,否則又要再請人及in人(雖然我都交俾經理做,自己只係最後望一望,睇下面相有冇相沖),咁就都幾煩氣。

約左老婆,趕住出街食飯,就寫到呢度,點樣convince D大大老闆,下集先講。




2007年7月29日 星期日

加人工: 三之一

最近有兩個同事先後遞信請辭,雖然話公司唔係好多野做〈顧主既主觀睇法?〉,但係都要搵人做,睇黎今次又要做野,將個問題消滅於萌芽狀態。

可能因為公司冇乜新既project,今年初派完bonus冇耐,就有兩個同事遞信走人,我當時都只係象徵式挽留,最後當然挽留失敗。對於承建商公司來講,外面乜鬼生意都要tender,未中標前唔會請人,中之後如果要加人手,又要高薪搶人,如果個job趕既話,往往請晤切人。好彩我地D工作一般life cycle 比較長,predictability比較高,所以係resources management 方面算係比較容易。

最麻煩始終都係D同事辭職,呢野最難predict,而且有傳染性,對小小企來講,走一兩個人,已經係好大比重,如果佢係key man,個impact就更加大。話晒我地都係做TMT,嗚都有D科技成份,同埋小小企能夠生存,唔可以做D大路野,要主攻niche market,變成人力市場提供有限,好多時都要係客戶公司裏面挖角,有時俾得起錢都怕傷感情。

所以我請人都希望以fresh graduate 為主,貪佢地可塑性比較高,容易train up佢地fit in我地D工作。反而如果係有幾年經驗,因為工作性質始終唔同,要將佢地re-engineer去fit我地既工作模式,效果始終唔理想,好多做兩三年都相繼走人。另外一個原因,就係於小小企工作,除非你係做老闆,否則前途及人工就一定冇大公司咁好,所以市場上最叻果一半人,都會去大公司。敝小企請到的,主要係D冇咁多機心〈即係小D野心〉,但求有野學〈即係好多野做〉,人工穩定(即係加得唔多,過去七年平均5% p.a.增長啦),自由度大〈直情有D冇王管〉,唔駛點受老闆氣〈因為冇乜王管〉。

今次又有兩個遞信,當然要做野。我地D人工調整機制,真係充份體現「自由市場」精神,就係比海鮮價更海鮮。最近幾年,我地已棄用「年尾加人工」呢個咁死板既機制,改為年尾冇加人工〈盡量凍薪〉及隨時加人工〈有人走就即刻做野〉,做法比起絲襪更加彈性。

點解咁flexible,唉,只能話係我自己懶啦。如果大家有睇blog頭,應該留意到我只係「小」老闆,即係公司仲有大老闆及大大老闆。公司小事我管,大事當然由大大老闆去管,邊個決定事情大小,當然係大大老闆。但係同好多公司D大老闆一樣,佢地都冇理公司營運細節,更加唔知人力市場。舉一個例,我地雖然從事科技行業,D同事平均都超過一個degree,但係D大老闆依然非常人性化,屋企冇電腦,亦唔係點曉用。

所以,每次我覺得要review全體人工,都變成一個中間人,要付出好大氣力去explain & convince,而每次回覆都係「唔加得唔得」。又為證明我冇私心,我都會將自己D增幅定到最低,所以我D人工增幅率,一直係全公司最低,不過都稍勝公務員。但公平D講,我既starting亦係全部最高,而亦一直維持最高。其實我亦唔在乎自己人工增幅,因為我其他收入增加,人工已經淪為我次次要收入來源。

鑒於每次要求review全體人工,都係咁吃力不討好,我亦懶得維持年尾傷和氣呢個做法,只係到火燒眼眉先做野,反而事半功倍。睇黎經濟復蘇,都開始波及到我地,我都要諗下點樣出招,要大大老闆慷慨解囊。





2007年7月27日 星期五

中產更要強X金

如果大家有睇開我D文,都知道我係支持強積金及強醫金,因為我既信念係「誰家孩子誰家抱」,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將來負責,冇理由後生時唔打算,老左等政府養。我同意而家D強X金,運作上仍有好多缺憾,但呢D可以通過競爭而去改善,唔可以就咁抹殺強X金功能。

坊間有好多評論都反對強X金,理由包括:政策官僚浪費,費用高,欠缺選擇,益晒D銀行及基金公司,甚至製造更多政府肥缺…等等。並且引用自由經濟理論,認為市民有能力為將來打算,無須政府干預,因為政府的所作所為,都欠缺效率。部份財金專家,更認為其回報可恥,不值一題。

我相信好多呢D有識之士,都屬於中產或以上類別,佢地都對自己充滿信心,唔甘心自己D錢落入官僚手上,驚最後得不償失。但我認為佢地只從自己角度來睇事情,而忽略宏觀大環境。大家都知道香港人口分佈,以四十幾歲為主,再過十幾廿年,將會出現嚴重人口老化問題,每個工作人口要多照顧兩到三倍的老人,如果而家唔先作打算,到時D納稅人肯定要百上加斤。

對中產來講,一般都識得為自己將來打算,可能除左強積金外,重有供保險,教育基金,股票及其他長遠投資,以佢地對理財及退休的認識,相信可以做到老有所cash。但係你認識一般既基層市民,係咪一樣咁識得為將來打算。如果你而家六十歲退休,要活到九十歲,並維持每月六千蚊生活費 (假設你已有公屋),差不多要有兩百萬準備。如果你三十年後先退休,計埋每年3.5%通脹,到時就要560萬,請問你有幾多基層朋友,正在死慳死底,識得為呢個目標努力,還是他們都係一日過一日,到時先算,反正到時有政府養。

咁到時既政府係邊個負責?可能你已經退左休,有足夠退休準備,但係其他老人又點呢?當然我地係人道社會,政府一定會照顧無依老人,但係咁多老人,政府D錢又係邊度來?當然係到時D納稅人負責,即係邊個?

就係: 各位中產人士D子女

你地咁辛苦供書教學,佢地大部份都學有所成,成為二三十年後的中產,亦都係政府主要稅收來源。只係佢地到時會埋怨你地,點解係你地年青時候,反對政府施行強X金,攪到而家咁多老人既生活及醫療擔子,都要由佢地來承擔。波蘿冇仔女,到時幫唔到乜野手,頂多瓜左之後將大部份錢捐出來,但係小弟人微袋輕,怕幫唔到幾多。


各位中產,為左你地子女既將來,請督促政府盡快制訂合適方案,實施全民強X金制度,只要強X金制度是各人對自己負責,唔係大鑊飯一齊share,就能夠發揮資本主義的優勢。





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

擁抱碧海藍天

剛剛讀過信報月刊一篇廖秀冬專訪,提及過去幾年,她在環保方面的工作,及作出的努力及初步成果。她上任之時,正值本港空氣污染日趨惡劣,除了曾蔭權「揀選」的指標,宣稱有所改善之外,市民感受到的只是一片污煙瘴氣,,不宜戶外活動的日子每年增加,把不少外來精英嚇跑,外國媒體也走來贈慶一番。

我搬來現址已經七年,每天從窗口外望,作為肉眼空氣污染監察站,目睹環境一日差過一日,初時每逢大節(春節、五一、十一),還會因為國內工廠放長假,暫停運作及排污,可以有幾日清天,但近年大節已不彈此調,意味除了珠三角的副產品外,本地亦有非常嚴重的污染源頭,包括中電發電站(近年因為天然氣貴,中電增加用煤發電,但其除污裝置就十分古老,比內地好些發電站還落後),本地運輸車輛、巴士及小巴仍採用柴油,再加上令人望而生惡的沿海屏風樓,將所有的污染物,牢牢鎖於維港兩岸,尤如一層厚紗。璀燦的維港夜景,似已一去不復返,在最惡劣的晚上,除了隱約見到國金頭頂的火把外,其他港島商廈仿似完全消失。

或許上天有心同跟廖秀冬鬥氣,自從她本月卸任環保局長以來,香港一直保持天朗氣清,如果你有留意無線的「瞬間看地球」,你一定發覺昔日的碧海藍天,好似真的回來了。唔通真係政府換屆,五年人事幾番身,連上天都眷顧一下,我亦趁機拍下這美景良辰。最近跟一些常到香港及上海工作的西人飲茶,他們本已習慣了兩地灰濛景色,但重遇久別多時的藍天白雲,表現跟我一樣興奮。

如此美景,當然不是因為政府換屆。主因是六月以來,本港一直吹清勁南風,阻止北方污染南下,亦將本地產生的污染吹走,再加上間中有大雨,洗滌餘下的煙塵,讓我們享受了兩個月的藍天白雲。就以近日雖然天氣酷熱,但因有清勁南風,我家日間亦少開冷氣,是近年炎炎夏日裏少見的。

如此碧海藍天,真係想將她緊緊擁抱,不讓她離去。只是天意難測,美好時光往往特別短暫,我亦不敢有太高期望,只怕容易失望。要改善空氣污染,除了眾人努力減低耗電外,主要還要看新任環保局長,如何跟兩電及本地運輸團體周旋,更難的是要與珠三角省市協調,減低總排污量,這些都是新貴局長的挑戰。







2007年7月23日 星期一

蘋果批裡挑骨頭 - 的士海鮮價

今日生果報:「自由市場:誰搬走了電召的士上客區」一文,提到要解決的士「八折黨」及其他的士司機之紛爭,最佳方法係不設定額收費,任由乘客及司機自行議價,即係將收費變成海鮮價。

生果報作者一向都極崇拜市場力量,只要凡事交給市場,就萬事可以解決。或者除左的士,作者亦可能贊成,每次上巴士或地鐵,我地都應該有議價的權利。但實情係市場一樣有其缺憾,否則就唔需要法律,所有糾紛都交由市場自我淘汰。就以的士為例,原名稱為「計程車」,即係按錶收錢。如果沒有指標收費,每次都可以自行議價,就牽涉到資訊成本,包括:

1. 司機及乘客議價的機會成本
2. 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機會成本

因為每次車程、地區及時段都唔同,收費及折扣都有分別,司機冇辦法直接於車身提供所有價錢訊息,每次要將的士停低,甚至因為安全關係,要請乘客上車議價。如果有去街市買菜經驗,見過主婦們即時議價,就知那是何等費神的事情,要不傷和氣達成協議已經不容易,就算雙方都很快完成整個過程:問目的地,開價,查詢距離,回價,。。,達成協議,以整個過程歷時一分鐘為例,那司機及乘客就各損失了一分鐘。

但在香港繁忙的街道上,任何車子隨意停低一分鐘,跟著的五十部車加起來,總共損失就不是五十分鐘,而因為車子一開一停,至少損失了百幾分鐘。如果車龍更長的話,那影響就更不得了。小弟因為日日搭的士,好清楚的士停車上客,就算只係十幾秒時間,都對其他道路使用者做成一定損失。

很明顯,一個簡單的議價,就算雙方和氣收場,亦令其他道路使用者有重大的損失,亦即係社會既損失。

最後結果是:得不償失。

所以世界先進地方,交通繁忙,的士都是按錶收費,沒有自由議價這回事,除非作者有驚世駭俗的營運方法,解決以上問題,那就另作別論。但世情往往是:懂得經營的就去了經營,不懂的就繼續書生議政。







2007年7月20日 星期五

男女失衡的真相

根據統計處日前發表預計,本港女多男少問題日趨嚴重,預計30年後,男女比例將跌至7比10,到時25至44歲的適婚年齡組別更是重災區,其男女比例為6.64比10,港女將更難於本地找到合適結婚對象。

翻查記錄,近年本地自然人口數目保持平穩(即出生與死亡人數相若),香港人口增長,主要靠每年五萬名家庭團聚的單程證人仕。根據過去五年記錄,其中半數為25-45歲的婦女,明顯地,她們都是中港婚姻裏的港男配偶。每年二萬多名婦女入境,加上很多年青港男都移居內地工作,都加劇了25至44歲的男女比例失衡。

至於該批來港婦女的本地配偶,是屬於那個年齡組別的港男,統計處沒有具體數字,我只記得一些民間統計,男方一般都係40-55歲的類別,部份是二三十年前偷渡來港的強壯男。他們都過了適婚年齡,在香港較難找到合適對象,轉而到國內尋覓,難免形成老夫少妻的情況。預計30年後,較年長的丈夫很多將已離世,而女方仍是六十歲左右,更特出了未來男少女多的失衡情況。

但如果細心分析,以該批婦女已達六十多歲,即超過適婚年齡,對30年後的適婚男女比例根本沒有影響。要推算30年後的適婚男女(25至44歲)比例,應該先分析現時0至15歲男女比例 (現約為10.7 : 10,即男多女少),再加上估計未來淨入境的男女數字。要把數字從現在的10.7扭轉為30年後的6.64,令該組別婦女由現時的49萬(0-15歲)增至30年後的87萬(30-45歲),統計處明顯地仍然假設未來三十年,每年仍有二萬名年青妻子流入。

我對此假設有很大的反駁,首先現時0-15歲的男子約為50萬,遠少於現時30-45歲的83萬,前者於20年後根本無法「吸納」二萬名入境妻子。如果統計處的假設成立,就意味著該批男子,將來會全部放棄港女,選擇以國女為妻,我相信這不可能成為事實。再者該批港男亦可直接於內地建立家庭,那就不會有妻子來港。而且隨著中港進一步融合,應該有更多年青港女,願意北上工作及定居,並於國內找尋對象,這些都會改善男女失衡的現象。我認為統計處對30年後適婚男女失衡的估計,是基於不恰當的假設,絕對有誇大之嫌,各位0-15歲港女〈或她們的Blogger 父母〉無需擔心。

其實現時老夫少妻式的中港婚姻,為社福及學校都帶來不少即時負擔,而其下一代亦衍生了更多潛在問題,這些都是政府、學校及社福機構要倍加留意及處理。





2007年7月19日 星期四

拉丁金礦

老友球哥最近到南美公幹,借機到伊瓜蘇大瀑布遊覽一下,並即時以email傳來照片,的確十分壯觀。近年有好多到南美的旅行團,波蘿一直都積極考慮,但係兩個人要十幾萬旅費,更困難的是要失蹤二十多日,所以始終未有起行。

但去南美出差肯定跟旅行有天淵之別,加上球哥要連飛幾個南美城市,長程機再加上內陸機,然後接駁地面交通,絕對是一件苦差。多年前看過巴西片「中央車站」,顯示巴西貧困一面,對當地治安亦有所顧忌,但球哥以縱橫南美多年的親身體會,批評影片過於集中黑暗面,大部份與現實不符,並認為巴西很多地方比中國還要先進。我自己亦有投資BRIC(金磚四國)的基金,亦知巴西除礦務及石油外,工業方面如乙醇及小型飛機都執世界牛耳,只係未曾親眼目睹,難免有所懷疑。

球哥的拉丁夢,始於十幾年前,那時大家都剛剛畢業,球哥跑了幾年China Trade,就覺得除了大陸以外,南美將會係另一個最有賺錢潛力的地方。為了打好基礎,他毅然隻身到西班牙,到當地著名大學,修讀西班牙文,畢業後亦留低做了幾年生意,最後因為遇人不淑,在生意上摔了一小交,才回流香港,在本港上市的工業公司當了幾年銷售經理,其間經常出差到歐洲,北美及南美,一直保持與顧客及供應商的人脈關係,默默為將來出山打好基礎。

喜歡做生意的人,就好似嗜肉的老虎一樣,只要牠吃過一次生肉,就會一試難忘,那管你將牠牢牢困住,用熟肉餵飼,只要一有機會,牠就會回復本性,盡顯原始獸性。打了幾年工的球哥,最近終於姣婆守唔到寡,同穩定及安逸say goodbye,與另一老友七哥成立公司。七哥亦是我們同期的同學,在上市公司當了多年生產經理,最後因重組而離開。兩位已年過四十,並各自有家庭負擔,有老婆要養,仔女要供書教學,今次佢地復出,相對於波蘿當年單身地輕裝上陣,佢地都顯示了很大的勇氣和決心。

佢地心中的慾火依然旺盛,對行業的銷售及生產經驗,多年來國內及國外留下的心血及腳毛,環球的人際網絡,我有信心他們定能闖出新天地。

以一個剛成立的公司,要照顧世界各地的客戶及供應商,當然要付出很大的努力,在此就先祝他們兩位早日馬到功成,今年內到達一球的目標。





2007年7月17日 星期二

樓神夢碎

眨眼就十年,我大廳落地玻璃前面,看著「咪攣」經紀從主人房跑出來,好像是第七次了,雖然冷氣開放,佢依然走到大汗疊細汗,氣喘喘咁講:

『游生,接近喇,接近喇,買家話願意加到470萬,你知喇,佢地好多野都要用錢執,地板要起晒,主廁有滲水,可大可小,天花生銹要全部換,窗台有水漬,仲要搵人check,。。。』

佢講既野,我開始聽唔入耳,十年來的折磨,我實在唔想再拖,深深吸一口氣:

『好喇,好喇,唔駛再講喇, 470萬就470萬,OK 啦』

『好! 好! 我入去話俾買家知,多謝游生 ! 多謝游生 !』

我從落地玻璃下望,景色跟十年前一樣美麗,深綠色的海依然寧靜,只有兩三隻小船,遠處是翠綠的大霧山,今日天朗氣清,平時難得一見的山頂亦活現眼前,背托著的是深藍的晴空,幾片白雲像是從山頂吹走的白帽般,慢慢向遠方飄去,令我沉重的心情亦隨風飄起,又想起十年前的往事。

那時正是回歸前的初夏,樓市及股市都非常暢旺,而這個機鐵概念的樓盤,加上當時得令的發展商,破盡本港賣樓記錄,四十萬元的登記訂金,無法阻止三萬個狂熱的樓迷,連綿幾公里的入票人龍,恐怕有生之年亦難再睹。就好像今天抽新股一樣,大家都找來兄弟姐妹、姨媽姑姐掛名。我也記不清當時用了甚麼名字,共買了十一張籌,要四百多萬的本票作為訂金,記憶中要碌爆咭及到處賒借,先搵到咁多cash。

發展商見反應熱烈,亦一再加推單位,總共推出四批單位。抽籤結果,「幸運地」給我們抽上了第一批單位。開賣當日,人頭湧湧,其中有不少傳媒,爭相報導此一盛事,有幸亦見到名媛白姐姐,聽說她也抽到前籌,但往後故事就。。

家人問要揀買那個單位,我毫不猶疑,就話要最貴個單位,目的耍賺到盡。因為抽到較前籌,最後揀了一個高層向海大單位,盛惠720萬。而發展商去貨極快,不消兩個鐘頭,就把四張價單裏面過千單位賣清,而在我們樓下的同樣單位,就以910萬賣出,即是兩小時內,我幾乎賺了200萬,那時的心情,就自以為是樓神一樣。

『游生,游生,恭喜恭喜,買家也同意,我地傾下D俾錢細節』

經紀的聲音,把我從天堂帶回人間煉獄。

『哦! 哦! 幾多錢呀 ? 』

『頭先你未同意左囉,470萬呀』

『哦! 哦! 470萬, OK 。。OK。。 』


計下計下,連埋之前厘印及律師費,差唔多蝕左300萬。
嗚嗚嗚,真係「樓神夢碎」 !




2007年7月14日 星期六

迷失的樓盤

同好多唔識死的香港人一樣,波蘿九七年前都有炒樓,總共入左幾次市,回歸前帳面都有幾百萬利潤,老婆面前自誇「炒樓小神童」。但係一轉國旗區旗,情況就急轉直下,最後當然係傷痕纍纍,差不多淡出樓市。但係果幾年既鑽研,亦叫做培養左D心得,對樓市及各樓盤叫做有D feel,我叫佢做市場觸覺,每次樓市有D消息,都會吹下水,乘機發揮一下。

今日經濟日報有個全頁樓盤廣告,就叫我呢個「前炒樓小神童」抓頭。樓盤名叫「環海都會」,全版以大都會海港為背景,Concept有D似貝沙灣咁,後者用法國南部海灘照片,而「環海都會」就好似用左紐約Manhattan海港照片,同個blog個幅差唔多。近年好多盤都用外國風景照,吹噓D外國feel,我都見怪不怪,正如大契金句:「耳聽三分假,眼看未為真」,總之消費者要小心。

今次個廣告最令我迷失既,就係冇提樓盤位置,甚至係邊個區都冇講。大佬呀,連地區都唔講,唔通要消費者去估?以我既樓市feel,呢D唔敢提自己位置既盤,通常會係高密集地區,包括:西九龍(長沙灣附近),東涌或將軍澳。再睇下廣告footnote,原來個盤係地鐵、長實及南豐合作項目,咁大既發展商,都冇寫地盤位置,好似有D不可告人既秘密咁。

睇晒全個廣告,我只搵到以下 hints 用來估計位置:
1. 個盤英文名叫 Metro Town (Does it ring your bell? not mine)
2. 遠眺藍塘海峽 (有幾多人知藍塘海峽係邊 ,方向不明)
3. 免費接送巴士集合地點包括: 康怡,匯景,荃灣,兩個將軍澳車站

Based on上面資料,波蘿動個人肉CPU 同 database,推算為:地鐵沿線,以將軍澳區機會最大,有小海view。(…CPU再運行兩分鐘後…. ) 呀,記得喇,我知係邊個盤,上年都唔係叫「環海都會」,雖然舊名我唔識讀,但都唔駛咁快改名。若果唔係公司係呢個盤都有D野做,再加上我係將軍澳都有半個單位,先至聯想起係邊個盤,我就唔信其他 potential customer 會估到喇。幾個咁大發展商,真係唔知佢地點諗,買樓第一梗係要知道地點,連邊個區都唔提,就叫你上免費接送巴士,害乜易送左去浩園,介紹另類樓盤,你都冇say。

呀,又 check 下個人肉 database,呢招十幾年前長實都用過,佢地個叫「御庭園」既盤大賣廣告,又係唔話邊個區,最後D人先知係當年大盤「海怡半島」最後一期,但始終上接送巴士前已經公佈,今次就上車都未講去邊。

如果你搵緊個三百萬既樓盤,你會唔會想 find out 係邊度,Google:「環海都會」





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

傳媒:喪鐘為誰而鳴 ?

恭喜各大傳媒,你們又打了一場勝仗。

你們先將香港電台朱處長與艷女同行,酒後失措的行為,多角度拍攝下來,讓市民得到額外的娛樂資訊,又感謝你們努力搜羅艷女資料,讓我們得到最大的「知情權」,最後恭喜你們再一次成功把政府高官拉下馬,令第四權力發揚光大。


但請問我們作為市民,是否要接受這些被歪曲的價值。處長與艷女同行,最後被閃光燈嚇怕,顯得驚惶失措,此事對社會有何重要意義,要放在港聞頭版。筆者就覺得男不俊、女不俏,就算娛樂版恐怕亦只能屈就。就連你們寶貴的社評也討論此事,難道社會就沒有其他更值得討論的事嗎?當我看到部份社評不單批評處長行為,連咸豐年前港台部份職員犯事都一再羅列,把港台重重的鞭撻一番,好像要除之而後快。彷彿一個幾百人的傳媒機構,就容不下任何人犯錯,否則就會誅連九族,把整個機構毀掉。看見這些社評用字,筆者真的有點擔心,皆因政府近年一直對港台看不順眼,未知今次有否借助其他媒體主事人,為自己執行家法,還是該些媒體以自己的道德水平為傲,不值處長及港台的行為。


很多議員都異口同聲,要求處長要交待這些私人事情。難道你們就忘記了當日有黨員北上尋歡,鐵證如山之下,你們同樣以私人事件為由,希望社會公平對待,不要影響大家對政黨的看法。今天換了角色,怎麼你們又犯起同樣的毛病,把私人事及公共機構混為一談。眾多議員回應中,好像就只有田北俊的還像點人話:「這是處長的私人事情,我沒有任何評論。」


本來處長的私人行為只須向家人交待,就算有失儀表現,影響港台形象,亦只須向港台或政府致歉,但面對嗜血的傳媒,只要高官有任何閃失,那管只是個人失措的小事,都會像傷口般招來鯊魚似的傳媒,最後把他們咬噬得體無完膚,被迫以下台作為終結。今天的傳媒,只求滿足部份讀者的好奇心,做到跟同業人有我有,缺乏對新聞緩急輕重的判斷,更別說客觀的批評和分析,與讀者抵礪互勉。


近年港台都在風雨飄搖中渡日,處長亦一直盡力維護其獨立自主,今次其私人失誤,加上傳媒的狂噬,就如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,令港台的喪鐘響起。


請問傳媒們,喪鐘為誰而鳴 ?




2007年7月11日 星期三

理想的天堂

早前閱讀林行止專欄,提到他心目中的天堂生活,應充滿各類美妙的生活方式,但亦由於有太多美妙的選擇,一時間必定難以作出取捨,林先生更引用經濟學裡面的「機會成本」,指出要作出選擇,有得必有失,最後都會因錯過很多而苦惱。

就以本人為例,不要說天堂有無數美事,固然難以取捨,就是平常到快餐店挑選A或B餐,亦經常教小弟懊惱萬分,久久未能下決定,過程中不知費了多少心神,有時選錯了又後悔莫及。但想深一層,全能的天父應該是無所不能的,生前要很努力才有資格進入的天堂,應該是一個(或多個)完美的地方,不可能有世俗的機會成本,更不應為各位善人帶來苦惱。

以小弟有限的想像力,如果要解決選擇的苦惱,就要天堂居民能多時多地去享受。人類居住的地球是一個三維世界,科學家有時亦把「時間」看成第四維,如果天堂是個四維空間,居民便可於同一地點,遨遊於時間縱軸的不同位置上,做多樣不同的事情。但問題是同一地點,適合的活動恐怕變化不大,例如以同一餐廳,可以於不同時間縱軸上吃不同的美食,而沒有飽滯的問題,但終歸餐廳亦只能吃美食,不能拍拖、看戲、打球、等等。

為了要成為更理想的地方,天堂應該提供一個五維空間,讓居民可以即時處身於不同的時間及不同的地點縱軸上,即是同時於不同時段享受不同活動,包括再參與中學時一場難忘的球賽,與年青版的老婆於夏威夷沙灘看日落,跟98年版朱茵造X(嘻嘻),同時在亞一鮑魚及法國美芝蓮三星級餐廳進膳,或回到古希臘觀看特洛伊戰爭裡面Achilles 同 Hector一戰(天堂人仕當然不會被流彈所傷或所殺)、等等,又或者妄想一點,可否當上幾天上帝,好似Jim Carrey套「衰鬼上帝」咁,過下做上帝癮。

當然要想天堂,都是幾十年後的事情,如今還是要腳踏實地,盡量做好自己,爭取入場券,否則一個不覺意,去了另外一個五維空間:地獄,那就烏呼哀哉了。

你心中的理想天堂又是怎樣的呢?







2007年7月6日 星期五

我心目中的香港股神 -下集

投資炒股,有相當幸運成份。我曾經出租單位俾一個分析員,三十出頭,有幾個degree,但都好鬼迷信,搬屋要講時辰,擺設要講究風水,可見佢雖然滿腹經綸,內心都幾怯弱。因此要減低幸運因素,我要求「香港股神」的表現要有持續性,有多年實質業績支持,就好似「世界股神」巴菲特咁,三十年來經歷無數起落,仍以出色、實質及持久成績叫股民折服。

經過各樣考慮,我選出以下兩位為「香港股神」:
- 惠理基金: 謝清海
- 股壇長毛: David Webb

翻查惠理資料,已成立十幾年,主要投資港股及大陸股,集中二線增長股,每年接近20%增長,控制資產幾百億。至於Webb哥,就以投資小型股為主,好多都超過5%比重,所以每次增減都要向港交所申佈,將佢呢D股票計一計,過去十年以倍數增長,可知佢身家幾豐厚。兩位最初都以小戶起家,過去十年賺既,我估冇幾十億都有幾億,每年增長都唔少過20%,擁有做香港股神D條件。

咁從佢兩位身上,我地可以學到乜野呢?

佢地都係「悶聲發大財」既人,買股賺左大錢,唔會大鑼大鼓話自己有乜心得,用乜野策略,費事教識你。就好似我以前讀管理學果位教授自嘲,如果識得身體力行,就唔駛係度教書。雖則兩位冇講自己投資方法,但從佢地D組合,我試下分析佢兩位既投資策略:

1)集中「中小型」股,因為好多仲未被發掘,有較高潛力,而且小D大行去爭,惠理用OPM錢就買中型股,Webb哥自己小D資金就買小型股


2)詳細研究分析,睇年報及市場數據,去股東大會,質詢下D董事點睇,同埋睇下有冇野收埋(註:Webb哥踩場果D股東會,一般自己持股唔多,只係做下show,出席自己有重貨D股東會就好少搞野,主要去收料)

3)長時間(幾年)持有,食盡成個增長期,好似00-03年港股大熊市,恒指跌左幾十巴仙,但惠理果幾年一樣逆市增長

4)分散多隻(大於十)股票,因為「中小型」股始終高風險,要分散一下


如果你過去集中短炒,揀股靠估及聽消息,唔睇年報唔做分析,兩位高人的成功個案會否俾到你D啟示。我相信只有投資知識才持久,運氣始終靠唔住。

香港虎藏龍,肯定有好多股神我唔識,未知邊位係你心中既「香港股神」呢?







2007年7月4日 星期三

我心目中的香港股神 - 上集

每逢股市瘋狂時候,都有好多「忽然股神」出現,張揚自己戰績如何彪炳;最近連學界都攪埋投資比賽,去選出虛擬世界既少年股神。睇見咁多股神忽然出世,我都有興趣傾下呢個題目,講下邊個係我心目中既「香港股神」。

撇開D「忽然股神」唔理,我去投資討論區走走,搵到一D熟識名字,大致分成四大類:
1) 大戶:四叔.....等
2) 財經演員:六叔、K Sir、B哥、K仔....等
3) 分析員
4) 資深投資者:Tony,林森池....等

小弟認為,要做「香港股神」,必要符合以下條件:


(A) 過去至少有八年時間,活躍於港股投資,咁先至叫做經歷過full cycle,處理過牛市及熊市。如果單睇過去四年大牛市,幸運成份十分高,買左中字頭都狂升,表現唔夠代表性。

(B) 有實質證明,本身真係賺到錢,唔係口up up,當秘笈。唔好似D報紙馬經版咁,每次俾幾十個貼士,跟住淨係圈住幾個貼中左既,就大大聲聲話:「有X報,冇窮人」,證據要係”事實及事實之全部”。


(C) 表現有持續性 - sustainable 是也



基於以上三大條件,上面四類人仕都未算股神,小弟試解釋如下:

1.大戶如四叔贏幾百億,主要靠資本厚,呢兩三年運氣好,揀中字股,再發埋ELI做保險,但未符合(A)及(C)


2.財經演員:經常up,根本就冇記錄有幾多贏輸, 贏就不斷重覆講,輸左就唔提,更唔知賺左幾多落袋。老實講,節目主持份人工,一年最多咪一兩百個(六叔除外),叫得股神既,一年隨時執幾千個,駛鬼講到口水乾,所以未符合(B)及(C)

3.分析員:好多時講野都比較含糊,升跌佢地都講晒,更唔知佢自己係咪真係買股賺到錢。反而佢地買樓賺大錢就時有所聞,其中一位仲係西九大業主,因此未符合(B)及(C)

4.資深投資者: Tony好多戰績都流於紙上,佢真係賺到幾多,天曉得,斷估如果投資搵到真銀,都唔駛攪網幫補,所以Tony唔符合(B)。至於林森池,乃小弟良師,教左我好多基礎分析,而且據信報講,佢投資賺左幾億,但我抱歉未能封佢做「香港股神」,因為據信報講,林生其中一場勝仗係八十年代初,買左幾百萬美國三十年債券,當時正值十五厘高息,跟住利息拾級而下,呢個投資就賺左幾億。相信林生其他投資都有斬獲,但多少就唔知,主要靠債券一役,表現未算有持續性,未符合(C)

講到咁多高手都都未係,咁邊個先算係「香港股神」呢?
我心目中有兩位,下集揭曉。







2007年7月2日 星期一

從國營到民營的陣痛

今次政府大幅調升部份職系起薪點,部份增幅高達百份之三十,本來應該皆大歡喜,但因為執行不得其法,變成好心做壞事,觸怒不少二千年以後入職的專業界別人仕,其中又以醫護、社福及教師的反應最為激烈,成為七一遊行的生力軍。

這種同工不同酬的情況,始於二千年,只是當時經濟不景氣,新入職者都願意向現實低頭,但隨著就業環境改善,不少人正努力向外找尋更好的機會。特首本身是公務員出身,正所謂血濃於水,剛剛競選連任,便立即獎賞文武百官。先有薪酬調查,以「孫臏賽馬」之比較方法,合理化公務員的薪酬,再以過去一年的薪酬趨勢,劃一增薪4%-5%,而衝擊最大的,是前次將部份職系起薪點一次過大幅提升,加劇同工不同酬的問題。

過去為了節約開支,政府都採取了不同方法,減薪聘請增加職位,包括以「非公務員職稱」請人,再而壓縮撥款予醫管局及社福團體等,以一筆過撥款,要求其自負盈虧,迫令社福團體採立浮薪政策,以市場機制用最低廉薪金聘請員工,變相令資深顧員被迫減薪留任。本來採納市場經濟,彈性地用合理薪酬聘請顧員,乃無可厚非之事,問題只在於社福界及醫管局等,一直採用跟公務員掛的固定薪級機制,要他們立即改為市場主導,以海鮮價招聘新人,但相同工種的公務員,卻繼續享受大鑊飯般的定期加薪,正正犯了「不患寡而患不均」之弊點。

以今次增加起薪點為例,好多適合大學畢業生的職位,月薪由萬五元急增至二萬元,跟現時畢業生的萬二元平均月薪(不包括醫科生)比較,政府明顯對將來的同事提供極大的優惠。既然只影響將來的同事,又是否需要一次過作出提升。幾年前政府減薪採用○三三方案,都用了三年時間才減了6%,今次一次跳升超過30%,儘管是恭賀特首連任,又是否需要如此慷慨。如果今次增加起薪點能分三年分步進行,對各界的衝擊肯定大為減少,而因為分三年進行,政府的實質支出亦可以減少。

今次問題核心主要是有兩個不同機構:政府及非政府組織,負責相同的工作,但有不同的待遇。最徹底解決辦法,是把大部份的工作,交由非政府組織或私人機構負責,即由國營變成民營,讓市場發揮最大的效率。儘管過程中難免會有一些陣痛,而最終市場力量會為個人及社會帶來最大的回報。例如以工程師專業,大部份工作都由顧問公司或私人企業執行,政府可以將執行工作外判,只保留少量公務員負責監管及法例方面的工作。同樣地,大多數醫護、社福及教師等工作都可交由市場負責,薪金都由市場決定,避免同工不同酬的問題。

但以上建議,恐怕只是筆者一廂情願的想法。皆因為官之道,想要升職加薪,並非努力工作以求破格提升,而是想盡辦法令機構膨脹,因而要增加管理階層,變相製造更多升職的機會,以此不斷惡性循環,令政府架構越加腫脹。再者公務員及與其薪金掛的機構,代表著數十萬龐大的選票,令很多議員都不敢對公務員福利事宜表態。正如今次公務員薪酬及趨勢調查,除了自由黨的零星意見之外,其他民選議員又為什麼忽然變得沉默呢?